8、大单子
作者:恰到好处   嫁入豪门后我的小道观火了最新章节     
    “把东西吃光。”

    “不给他一点可乘之机”

    看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完草莓的司怀,董大山直接一个好家伙。

    真是个不靠谱且有创意的办法。

    “司怀,讲真的,你说这件事是人干的还是鬼干的啊”

    司怀擦擦嘴巴,问他“你东西有丢吗”

    零食是一笔高额支出,司怀不常吃,寝室里更不会屯。董大山就不一样了,零食一顿不吃饿得慌,抽屉衣柜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吃的。

    董大山摇摇头,又点点头“有罐薯片没了,但是我不确定是被偷的,还是李文帅吃了。”

    司怀“随便给我三个数字,我免费给你算个小六壬。”

    小六壬是速断,占算一些小事方便简单,根据数字或时间掐个掌决就能推算出来。

    “18,26,3。”

    司怀抬手掐决,他喜欢用小六壬算卦。

    又准又快,因为掐诀,还能唬人。

    看着他的手势,董大山被唬住了,一脸紧张“怎、怎么样”

    司怀“流连、大安、空亡。”

    董大山茫然“什么意思”

    司怀没有解释单个卦象的意思,直接告诉他结果“是被偷的。”

    董大山脸色微变,他很信任司怀。

    一方面是因为父母非常相信玄学道术,他耳濡目染,另一方面是因为大一刚开学的时候,司怀就准确地说出他的家里几口人,小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

    他喝了口水,愁眉苦脸地说“司怀,要不你最近就住寝室吧。”

    “如果鬼真的来了,我这个一米八五的壮汉也遭不住啊。”

    “这个体型对那饿死鬼来说,不是就黑夜中的灯塔,给他照亮前路指明方向么”

    司怀慢吞吞地说出后半句话“被李文帅偷的。”

    董大山“”

    “我的司哥,怀哥,你就别逗我玩了。”

    司怀看了眼他的面相,眉尾福德宫明亮,最近运气挺好的。

    “放心,你虽然最近运气不错,但也不至于到撞鬼的程度。”

    董大山有点懵“运气好才能撞鬼吗”

    “可不是。”

    司怀幽幽地叹了口气“你以为撞鬼很容易么”

    他努力了二十年,最近才好不容易见到鬼。

    董大山陷入了沉思,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的意思吗

    寝室门被推开,另外两个室友李文帅和杨超回来了。

    董大山疑惑“你们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李文帅兴冲冲地说“大山,校学生会主席等会儿要来咱们这幢楼,好像是因为最近丢东西的事情,学生会要先来调查一下。”

    说完,他才注意到董大山身旁坐着司怀。

    司怀背对着他们,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双脚搁在上床下桌的上,正眼都没瞧他一眼。

    李文帅眼里闪过一丝不满,继续说“我朋友就在校学生会,听说向学长年纪轻轻已经自己开公司了,他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最讨厌有人装神弄鬼,搞些封建迷信的东西。”

    董大山和杨超齐齐看向司怀。

    司怀低着头,戳开淘宝、拼夕夕、阿里爸爸货比三家,看哪家朱砂最便宜。

    上次给吉祥画了一书包的符,朱砂差不多用完了。

    见他还是对自己爱搭不理,李文帅直接喊他名字“司怀,等会儿向学长来的时候,你别乱说话。”

    “我最近在申请入党呢,要学生会审核通过的,你自己不学好就算了,千万别拖累我们几个啊”

    司怀没听清楚他说什么,但听到他喊了自己的名字,估计这叭叭叭一大堆的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

    司怀侧了侧身,看着面前这个尖嘴猴腮、像瘦猴似的男生,有些不耐烦“瘦猴。”

    “不搭理你就是不想和你说话,长得人模猴样的,没有点自知之明”

    李文帅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你、你”

    他平常话是挺多的,可就是不会吵架,对上司怀这种牙尖嘴利能说会道的,一时间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司怀瞥了他一眼“刚才不还喊了我名字么这么快脑子又退化了"

    李文帅憋得脸色涨红,正要破口大骂,寝室门被敲了敲

    “有人吗”

    怼不过司怀的怒气爆发出来,他咆哮着问“谁啊”

    寝室门没有锁,轻轻一推就开了,门口的声音异常清晰

    “学生会,来问一些事情。”

    李文帅的脸狠狠地抽了下

    ,都是因为司怀

    他连忙挤出笑容,跑过去招呼“是学长啊,快进来快进来。”

    11号宿舍楼是大一学生的宿舍楼,每两层楼一个专业,这次丢东西的事件涉及不少学院,因此主要由校学生会负责,各个院学生会辅助。

    “最近寝室里有没有莫名其妙丢东西”

    这声音有些耳熟。

    司怀手一顿,抬头看过去,只见向祺祥和一个中分头男生走了进来。

    “吉祥”

    看见他,向祺祥也愣了下。

    李文帅站在向祺祥身旁,故意提高音量说“司怀,你快点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符纸什么的收起来,要相信科学。”

    “司哥,你原来是公共管理专业的啊”

    向祺祥惊喜地走上前“你在画符吗”

    “他整天就弄那些乱七八”

    李文帅话音一顿,猛地看向向祺祥。

    等等,学长刚才喊司怀什么

    司、司哥

    “没画。”

    司怀摇头“在网上挑朱砂。”

    向祺祥看了眼同伴,示意对方去询问另外两人,接着把司怀拉到阳台上,压低声音问“司哥,这宿舍楼里真的有鬼吗”

    司怀实话实说“目前没有。”

    等他走了就不确定了。

    向祺祥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是有过撞鬼经历的,询问过几个当事人,除了丢东西,完全没有别的异样。

    “案发现场都在寝室,比起鬼,其实我更怀疑是人干的。”

    司怀微微皱眉,比起人,他更希望是鬼干的。

    向祺祥连忙问“司哥,你也丢东西了吗”

    “没有。”

    一贫如洗,没什么可丢的。

    想着,司怀幽幽地叹了口气。

    见状,向祺祥也叹了口气,安慰道“司哥,现在人心不古,你不用为那些犯罪分子感到遗憾。”

    “”

    司怀沉默了,吉祥到底对他有什么误解

    简单地聊完,向祺祥愈发觉得是人干的,离开去收集证据。

    走到门口,他想起什么,扭头对司怀说“司哥,等会儿一起吃个午饭啊,我还想买几张符。”

    司怀应了一声,下单拼多多最便宜的那家朱砂店。

    看着两人熟稔的模样,李文帅回过神,不死心地抓住另一个学生会成员的胳膊

    “那个学长,向学长不是不信符纸道术什么的么”

    学生会成员奇怪地看着他“你没看到向学长前几天的朋友圈吗”

    李文帅咬了咬牙,脸色泛白“我、我没有向学长的微信”

    司怀划着手机,又下单了一堆黄符纸。

    董大山凑过去,小声问“司怀,你和向学长什么关系啊”

    司怀想了想“亲戚,算是表弟。”

    董大山脑子转不过来,表弟怎么年纪比他大年级比他高

    见司怀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司怀,你那个平安符要不给我也来一张。”

    “一百一张。”

    李文帅回头便看见董大山问司怀买符,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脸上火辣辣的疼,夺门而出。

    砰的一声,寝室门被大力关上。

    董大山忍不住嘀咕“李文帅又发什么疯。”

    司怀递给他符纸,满眼疑惑,真诚地问“李文帅是谁”

    “”

    下午的课是一点半点到三点,和向祺祥吃完午饭,司怀便去教学楼了。

    时间还早,教室没有人,他挑了个角落靠窗的凉快位置。

    刚放下书包,窗外飘来一道阴气。

    司怀偏头看过去,怔了怔。

    是上次在陆家门口遇到的青皮小鬼。

    教室在一楼,隔着一条过道便是学校的操场。

    青皮小鬼站在操场上,双手扒拉着铁丝网,直勾勾地看着他。

    司怀有些讶异。

    他们距离算不上近,也说不出上远。

    司怀起身,走到窗边。

    青皮小鬼往后退了几步,没有跑,还是远远地看着。

    司怀挑了挑眉,估摸着这个距离是安全距离。

    见对方眼睛一眨也不眨,司怀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看见了桌上未拆封的可乐。

    吃饭的时候吉祥买的。

    司怀拿起可乐,晃了晃“想喝吗”

    青皮小鬼盯着他,似乎是在琢磨这句话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想喝,但他没有靠近,忌惮地看着司怀的手。

    司怀摸摸鼻子,大概是第一次见面就给人家理了个发。

    造成心理阴影了。

    他把可乐放到窗沿上,见青皮小鬼一脸警惕,笑道“自己来拿。”

    说完

    ,拎起书包走到教室的另一端,离窗户远远的。

    青皮小鬼慢慢地靠近,抱住可乐。

    司怀朝他挥挥手“快喝,等会儿被太阳晒烫就不好喝了。”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青皮小鬼转身就跑。

    李文帅走进教室,见教室里的人是司怀,表情有些僵硬。

    担心司怀找向祺祥吹耳边风,他艰难地扯起嘴角,套近乎道“这么早就到了啊。”

    “刚才和谁说话呢”

    司怀实话实说“和鬼说话。”

    李文帅嘴角耷拉下去,脸色难看。

    向学长怎么会信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人卖的东西

    肯定是被骗了

    司怀托腮看着窗外,那个青皮小鬼跑得可真快,一眨眼就看不见了。

    桌上的手机震了震,叮咚一声。

    司怀点开消息,是商阳第一帅。

    商阳第一帅这个平安符真的有用吗

    道天观客小服当然有用哒,这是我观天资超凡的观主亲自绘制的哦。

    商阳第一帅我随身带着你们的符,还是撞到鬼了。

    想起最近宿舍楼丢东西的事情,司怀打字问亲亲,是有东西丢了吗

    商阳第一帅我擦,你怎么知道

    道天观客小服当然是算到的呀,我们道天观很灵的。

    亲亲,平安符只能保佑你,不能保你的东西哦。

    如果需要保护物品的话,建议给它们也贴上平安符。

    打完两行字,司怀贴心地把平安符的链接发给他。

    商阳第一帅

    商阳第一帅你们道观捉鬼的话要多少钱啊

    司怀眼睛亮了亮,大单子

    只接过向祺祥这么一次大单子,他也不清楚其他道观接单的价格,上网搜了搜,四位数到六位数的都有。

    商阳第一帅等久了,又发来一条消息

    还在吗

    只要解决了这件事,钱不是问题。

    看见土豪发言,司怀立马回消息在的亲亲,我刚才去找观主啦。

    这是观主的微信,可以加一下哦。

    商阳第一帅没有回复淘宝的消息,片刻后,司怀收到添加好友的消息。

    刚通过,对方就火急火燎地打了语音电话。

    “喂,道天观观主吗”

    “您现在有空吗地址就在商阳大学宿舍区。”

    司怀思索片刻“现在不行,明天可以。”

    “可是我真的很急,今天晚点也行,我出双倍的钱”

    司怀忍不住心动“我要先问一下我的搭档有没有时间。”

    电话那端安静了,过了会儿,响起商阳第一帅微微颤抖的声音

    “那、那个鬼这么厉害吗”

    “不是,我太强了,鬼会被吓跑。”

    “”,,